Menu

程石脚踩七星步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6/08 Click:153
程石推开酒吧厚重的木门,一阵震耳欲聋的疯狂rap音乐顿时刺痛了他的耳膜。舞池中央,满是搂抱在一起的男男女女,正放肆地扭动着半赤裸的身躯,仿佛脱离了现实,沉浸在音乐的另一个世界中。高台上一个领舞的靓丽女孩,正半跪着在甩动她的长发,一身性感的皮质露脐装,充满了颓废的性欲味道。“这真是个糟糕的地方!”程石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感觉自己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。拨开浓厚的香烟雾气,他终于看清了远处的那张酒吧的高台。沿途甩开几个撕扯他衣袖的浓艳女子,程石终于坐在了高脚凳上,朝着正在耍动调酒器的侍者打了个响指:“一杯‘蓝色诱惑’!”侍者悻悻地放下手中的器具,给程石斟满了一杯透明的蓝色液体:“这种酒一个月下来点的不超过三个人,要不是你每天都来点几十杯,我们早就不进了!”仿佛意犹未尽,侍者又嘟哝了一句:“又烈又涩,一点都不好喝!”程石笑了笑,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,示意侍者继续斟满,反问道:“你还不是一样?每天都在这么堕落的地方苦练调酒技术,难道还想当个高明的调酒师?”“不许你侮辱我的理想!”侍者脸上怒容一现,正色道:“只要坚持不懈,我迟早会成功的!”“是吗?”程石的酒杯又空了,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笑道:“希望我死前能见得到!”程石的笑容并不难看,甚至在某些旁观的女人中有些迷人,但侍者却恨得有点牙痒:“好小子,嘴巴这么臭,你迟早会遭报应的!”程石又笑了笑,没有反嘴相讥。“蓝色诱惑”是种很少见的酒,来自芬兰的一个小型的私人酿酒工厂,附近就只有这家迪厅的酒吧里才出售。程石虽不嗜酒,但对于“蓝色诱惑”却有种偏爱,每天入睡前都要来此喝上几十杯。半年多下来,程石居然和卖酒的侍者成了好友,经常互相臭上两句,今天当然也不理外。但侍者总觉得今天的程石有些怪异,忍不住问道:“你有心事?”程石还未回答,迪厅的木门又被人推开,一个浑身黑色的中年男子悄然而入。音乐声还在继续,但人群的骚动却霎时冷清了下来,连程石面前的侍者都呆若木鸡。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这个男子身上那股浓烈的杀气,恍惚间竟怀疑他是地狱死神的化身——尘世间怎么会有这样周身都散发着恐怖的男人?男子一眼瞥见了从容端坐的程石,大踏步地踏着地毯走过来,沿途所至,旁人纷纷惊惶地闪躲到一侧。侍者艰难地收回目光,盯着依旧在悠然品酒的程石:“看来你的报应来了!”程石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来找你麻烦的?”侍者笑得很勉强:“就算我烂醉如泥,我也不敢去惹他的。”程石还没有应答,中年男子已站在了他的身前,用一种冷得像冰一样的口气问道:“你就是程石?”程石淡淡的道:“我是程石,不过我一点都不诚实。”说完这句话,程石咧嘴笑了笑,自己觉得很幽默。遗憾的是,中年男子一点都不欣赏他这种自得其乐的表演,手掌从口袋中探出,已多了厚厚的一叠大额美金:“我买你三滴血,够不够?”侍者的眼睛快要突出,从中年男子手中的美钞又移向程石的嘴巴,几乎要脱口替他应承下来,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更让他一生难忘。程石居然摇了摇头,嘴里吐出两个字:“不卖!”中年男子丝毫没有意外,冷然道:“的确有点少,由你随便开价。”程石拒绝:“不管你出多少,我都不会卖的,我并不缺钱。”顿了一顿,程石续道:“不过你若告诉我你买血的原因,我倒是可以免费送你三滴血。”中年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讶色,试探道:“此话当真?”程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微笑道:“我对‘蓝色诱惑’发誓!”中年男子点了点头,另一只手掌缓缓伸到程石的眼前,一个墨汁一样的能量球迅速的凝结在他的掌心。他的声音也仿佛自远处传来:“其实你还是不知道的好……”“呸,真是无聊的小说啊!”程石打了个哈欠,将手中的书摔到沙发上,恶狠狠的骂道:“要不是念在主人公的名字和我一样,我才懒得浪费钱呢!”悠然的伸了个懒腰,程石不再去理会那本旧书摊上花几文钱买回的冒牌古书,走到洗手间开始刷牙,嘴里还哼哼着流行的小曲。正漱口的时候,一眼瞥到墙上挂着的日历,发现今天的日期上竟然画着一个大大的红圈。“惨了!”一口水不由自主的喷了出来,程石连脸都没顾得上洗, 澳门棋牌游戏网就抓起桌子上的包冲了出去。导师已对他三番两次旷工大为不满,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严令他今天上午9点之前必须赶到实验室整理一下半年来试验的结果, 澳门游戏在线投注平台顺便为同组的学弟们做一些简单的讲解。善解人意的师姐沈虹也悄悄提醒过他:“老头这次是真的怒了,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网址当着我们的面都骂过你好几次。你最好小心点,别再让他抓住你偷懒!”想到自己的前途命运还握在那个精瘦老头的手中,程石的背上也急出一片冷汗。还有一刻钟就要到9点了,要做的事情却还有很多,一向大大咧咧的程石也不由自主的慌了手脚。一边末路狂奔,一边拨通了沈虹的电话:“师姐,是我!”沈虹小声道:“你死哪里去了?还不赶紧过来,老头正在吼呢!”“师姐,帮我多顶一会,就说我腹泻,正蹲厕所呢!”直到许下一瓶洗面奶、一盒面膜、外加三个鸡腿的酬劳,师姐才又气又笑地应允下来。程石松了一口气,知道小命已经捡回来半条:那个严苛的导师一向对同组乖巧伶俐的师姐青睐有加,由她代为遮拦,想必能多争取回来一些时间。心情一松,程石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:“师姐一向荤腥不戒,又最爱吃炸鸡腿,为啥还能身材那么苗条呢?真是奇怪啊!”一根棒球棒夹着风声迎头砸了下来,程石来不及多想,一个低头滚翻避了过去。“妈的,今天怎么这么倒霉,居然在巷口被人伏击?”程石暗骂了一声,正想逃之夭夭,身前又凑过来几个体形彪悍的汉子,将他团团围在中间。“上次是你溜得快。”手中掂着球棒的纹身汉子,狞笑着走向程石身前:“这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幸运了!”程石将手中的包甩在地下:“看来这次我想躲都不行了。对了,可不可以问一下,你们为啥要跟我过不去呢?我不记得我欠你们钱啊!”纹身汉子冷笑道:“少装白痴!你该知道我们都是收了钱替人出头的,至于你到底得罪了谁,躺在病床上慢慢去想吧!”看来纹身汉子就是这群古惑仔的老大,他一声令下,已有两个小弟挥舞着长条状的西瓜刀朝程石的双肩劈了过来,出手狠辣毫不留情。程石脚踩七星步,上身像弓一样弯起,避过锋利的刀锋,突然趁势回弹,行业资讯已将两柄长刀挟在腋下。趁两名汉子用力回抽的时机,程石双拳齐出,狠狠的砸在他们的鼻梁之上。一阵鼻骨碎裂声,鼻腔中溅出的鲜血让两名仰天倒地的汉子显得越发阴森可怖。程石掏出手帕擦了擦手,笑道:“放心,一个月。”纹身汉子眼神闪烁不定:“好小子,果然有两下子。不过你只有一个人,我们却还有五个;你空手,我们却还有兵器!”程石叹道:“废话这么多干嘛,要是怕了,赶紧走还来得及!”纹身汉子果然顾及到自己的面子,咬牙道:“大家一齐上,不信他三头六臂!”球棒、西瓜刀、两节棍、网球拍一齐朝程石砸了过去,程石却突然一转,居然从缝隙之中穿过,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。重重的一脚踹出,一个头发像鸟巢一样的汉子就不由自主的摔跌出去,再也站不起身,只能躺在地上只哼哼。“这个两个月!”程石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话,拳头就势擂在了另外一名红发汉子的肋间。红发汉子发出惊天动的一声惨叫,带得身旁的两个同伴翻到在地。“肋骨断了三根,这个可能要久一点,至少半年。”程石叹了口气,转身瞪着唯一站立的纹身汉子:“到你了,你想躺多久?”“匡啷”一声,纹身汉子手里的球棒滑落在地,人也开始瑟瑟发抖:“大侠,我们错了。事先我们不晓得你神功盖世,你就大发慈悲,放过我们吧!”程石微笑道:“还以为你有多强,竟然是个窝囊废。捡起球棒,我们单挑!”“不敢,不敢,求你……你去死吧!”纹身汉子突然一跃而起,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,刺向程石的心窝。身后两个被带翻在地未曾受伤的汉子,也已悄悄的站立起身,从背后一跃而起,扑向程石的后背。“不知死活!”程石冷笑一声,如同背后生了眼睛,连续两脚反踢,正中身后两名汉子的前胸;同时拧住纹身汉子的手腕,一个抡摔,就将他重重的砸到墙上。两名汉子各自扶住心窝口喷鲜血的时候,纹身汉子却一声不吭地昏死了过去。程石拍了拍手,笑道:“有兴趣我们下次再玩!老子还要赶时间,不陪你们了,bye-bye!”望着程石远去的背影,几个依旧清醒的汉子对视一眼,纷纷吁出一口气。头发像鸟巢一样的汉子喃喃地道:“这小子什么来头?空手道蓝带?”“不像。”红发汉子若有所思:“他……他好像会武功?见鬼了,现在什么年代了,居然还有深藏不露的武功高手?”“去他的武功高手!老大呢!他怎么样了?”众人的目光凝聚到横躺在墙脚口吐白沫的纹身汉子身上,其中一个叹道:“瞧老大的样子,看来少说也要躺一年了!”实验室内,程石的导师中一脸铁青的盯着门口:“那小子呢?上厕所上了半个钟头?”程石的师姐缩了缩身子:“不知道……要不,我去看看?”话一出口,师姐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顿时满脸羞红,导师也不禁哑然失笑。气氛经此一岔,顿时缓和了不少,旁边一个学长大着胆子站了起来:“我去看看,是不是这小子掉入茅坑了。要是,我一定揪他出来!”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,程石终于不失时机的现身。瞧见师姐递过来的颜色,程石知道事情要遭,暗自自我安慰:“还好我两手准备,能不能渡过难关,就要赌赌自己的运气了!”不出所料,导师揪住程石的衣领,劈头盖脸一顿臭骂。程石眼观鼻、鼻观心,摆出一副教徒忏悔的虔诚神色,垂头受教。“你小子答辩还想不想过了?嗯?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的弟子?想当年,我就应该一脚将你……”正骂在兴头的时候,导师的手机突然响起,一看号码,顿时换上了一副和风细雨的口气:“哈尼,在哪里呢?啊!在家呢……”导师年近五旬,却娶了一个小他近三十多岁的时髦少女,就全靠他这副肉麻得让人呕吐的厚脸皮了。程石和同组的师兄师姐,暗自交换了一下眼色,窃笑不已。那个浓妆艳抹的师母也曾来过实验室几次,不时当着学生的面对他耳提面命,导师一直唯唯诺诺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;相比之下,眼前的接电话的这副姿态,倒也见怪不怪了。“原来是这样,我说呢!嗯,嗯,哈尼,下班见!”导师终于结束了他声色并茂的接电话表演,扭过头来瞪住程石:“算你小子有点孝心,这次就算了。记住下不为例,滚蛋吧!”程石应承一声,和众师兄师姐一齐告辞出门。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老头这么大的脾气你都能安然无恙!”“快告诉师兄我,有什么好招?我逃的工也不少了,我先学学预备着,没准下次就轮到我了!”各位跟程石混得很熟的同门师兄弟七嘴八舌的询问,一旁美丽的师姐却抿嘴而笑:“不用问,又去给太上掌门行贿了吧?”“还是师姐知我,小生一定另有孝敬!”程石扮了个鬼脸,回头朝那帮哥们低声道:“上次师母来实验室时,曾特意提到一种洗面奶效果不错。这次我就专程买了一打,刚才以导师的名义专程送去……嘿嘿。”“好小子,这么狠的招你都想得出来,请客请客!”程石笑道:“好好,不过要改下次了。这次轮到我请师姐了!”众位男性光光一齐扭过头,盯着实验室内唯一的清纯女性,脑袋中纷纷开始揣摩起来。沈虹被看到手足无措,转身奔了出去。“还不快追!”不待众人一声令下,程石已经撒腿追了上去。身后传来师兄咬牙切齿的声音:“好小子,不会想吃窝边草吧?那可是我们组唯一的异性加系花啊!”“谁叫你小子不早动手!现在才眼馋,晚了……”

原标题:以一己之力横扫了整个LPL,春季赛四强当中的三个都撑不过一回合

  原标题:英国再与欧盟叫板,坚决拒绝延长脱欧过渡期!英镑已被下看至1.20,多头想逃命趁现在?

原标题:INE原油大跌逾7%,全球储油空间正在耗尽,供给远大于需求

,,澳门赌博游戏在线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