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本来云中鹤见叶儿娘缠住了我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6/04 Click:72
一觉醒来,天以大亮,睁开眼睛,印入眼筐的就是木婉清,她的那双水灵般的眼睛,含情默默的看着我。谁也不是傻子,在这个时候,谁都知道该送上清晨的第一吻给自己心爱的女人。我慢慢的将嘴靠近她的嘴,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闭上眼睛等待着我的吻。突然想到早上没刷呀,又没有绿健口香糖,会不会有口气,靠!不管了,先吻了再说,一阵长吻,差点吻得我揣不过起来,并不是我太激情,跟本就是她不懂得接吻,死死的抱着我,还不停的吸走的刚从鼻子里吸进来的空气,差点要人窒息,我用力的挣开她道:“老婆,接吻不是你这么接的,她本是一种激情的表现,怎么到你这就变成了类似强奸的举措。”她轻轻的怕打着我,娇滴滴的道:“你这个大坏蛋,你又欺负我,我不理你了……呜!~~~~”“好!我不欺负你,现在呢我教你接吻,你看着我的眼睛,在我没有吻上你前,就不要闭上眼睛。”为了达到最好的效应,我拿出了我最拿手我调情技巧。此时的我,眼里冲满了春情,直视着她,右手用力的搂着她的纤腰,左手轻轻的抱着她的头,慢慢的将吻送上她的嘴唇。当我刚刚接上她的唇时,她像触电般的抖了一下,双手用的抱着我。慢慢的,我用我的嘴唇分开了她的唇,用我的舌头轻轻的撬开了她我牙,寻找到了她的舌头,我引导着她的舌头与我的舌头互相缠绕着,舌尖慢慢的挑起她的春情。(朋友们,此招可以效仿,绝对有效,这正是出家在外,旅游休心必学良招)初动春情的她,那能经得起如此挑逗,还不春性大发,我也是好久没常过肉味了,此等好机会我又怎么会错过呢!干柴烈火谁又能挡得住呢。我们很快的脱光了衣服,只见她的肌肤光泽红润,细腻柔滑,真算得上是人间尤物。她闭着眼睛,躺在我的身下,也不知道下步该怎么做,也只有等待着我对她的爱。我很有节奏的摸着她的身体,由上而下,见她的表情已经是受不了了,我分开她的大腿,在她的大腿内侧以及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摩,因为我知道毕竟她还是处女,不能贸然行事,必需让她能多分泌出“润滑济”这样才不会那么痛。“相公!我好难受,呵!!~~啊!~~”听到她的呻呤,想想也错不多了,就将我坚硬的老二,轻轻的插如了她的身体。突然想到……不好,没带避孕套,没关系。我不射到里面不就没事了,继续……(不好意思,此情节跳过,我怕大家看我会受不了,请大家能够见谅)。一阵风雨后,我们穿上了衣服,感情又更深了一部,我们手牵着手,来到了无量山脚,有人大叫:“放开我的儿子。”听声音应该是左子穆的,见一老妇大约四十多岁,手里抱着个婴儿,不用说就知道此人就是虚竹老母叶二娘。旁边还有一个个子高高的,但瘦的跟排骨似的一个人,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男的,这个就应该是云中鹤了,这小子贪色,不是什么好东西,后面的那个我就不用介绍了,他就是我的徒弟南海鳄神岳老三。我大声叫道:“徒弟,今天现在有时间来这呢,对了,你还没对我行师徒大礼,趁大家现在都有时间,你就给我磕几个响头,就算成了。”“啊呸!就你还想做我南海鳄神岳老二的师傅,看我不扭断你的脖子。”“好哇!你是不是又想做乌龟儿子王八蛋了,敢这样对我说话。”岳老二见我这么一说,摸了摸头道:“我不做乌龟儿子王八蛋,好我拜师。”走过来跪在地上磕了3个头道:“师傅。”立刻又站起来回到原来的地方。“乖徒儿,你放心,师傅日后一定会教你两招的。哈哈哈哈……”说到这突然发现一双双色咪咪的眼睛在盯着俺老婆,不用说,这人就是四大恶人的老四~云中鹤。云中鹤奸笑道:“这为小美人是谁啊,真他妈的漂亮呀!来跟了我吧,我会让你好好的享受的。哈哈……”木婉清见此人如此下流,气得拔剑而出,可是被我制止了,我对她轻声道:“交给我,你不要说话。”“哎哟!!你不就是那人见人不爱,鬼见鬼作呕,脚底流脓,屁股长疮,武功天下倒数第一,见人就叫爷爷的云中鹤吗?真是侮辱了四大恶人,把四大恶人的脸都丢光了。”其实我这些话是说给我那徒弟听的,就是想让他帮我教训一下那该死的云中鹤。竟然敢这样看我马子。“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,敢这样跟本大爷说话,看我不废了你。”话完,一个飞身扑向我。“我知道你这家伙轻功了得,但我也不会比你差,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老子的凌波微步也不是浪得虚名。”跟他周旋了半天, 澳门棋牌游戏网我的轻功比他还要胜一筹,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任他怎么快也是抓不到我的。觉得没意思, 澳门游戏在线投注平台就想到我的好徒弟岳老三,他这个人可是条汉子,边躲开云中鹤的追击边叫喊道:“好徒儿,现在有人在欺负你师傅,你难道就不知道帮师傅一把么,要是我被他杀了,别人就会说你武功差,连师傅都保护不了,还被四大恶人的老四给杀了,你说,以后人家不就叫你岳老四了吗?”岳老三闻言大叫道:“老四住手,你不能伤害我师傅,你在不住手老子就对你不客气。”说完就飞身抢招过来,挡住了云中鹤。我道:“好徒弟,师傅就知道你很疼师傅的,你觉得师傅的这套步法怎么样,要是你听我的话,师傅就教给你,”岳老三高兴道:“好,你说,我一定听。”“好!你帮我制住他,点他的穴,让他不能动。”突然叶二娘大吼:“都给我住手,不要让这小子给破坏了我们的感情。”这句话可是用足了内劲,幸好我的内力深厚,要不就会被震到。见我那可怜的老婆捂着耳朵,蹲在地上,看来是被震到了,我连忙过去扶住她,给她输送内力保住心脉。这时岳老三和云中鹤都以停手,我道:“喂!你这老婆娘,没事你在这发什么飚,你又不看看你那没用的色鬼老四,不好好的管教,还帮他在武林上丢人,以后我看你们四大恶人不但是不能在江湖上立足,就连名誉也会一扫而空。叶二娘大怒,丢下手中的婴儿空掌向我劈过来。左子穆见状吓了一大跳,连忙飞身抱住了那婴儿。眼见叶二娘就要击中我,我忽的一转身,胡乱向她击出一掌,虽说我现在还不懂什么招式,但发出的这掌可是带有很强打的力道,毕竟我的任督二脉以通,所发出来我内劲非同小可,叶二娘见我胡乱的发招,也并没有太在意,很轻松的就反手过来,想与我对掌,可她万万没想到,我这一小娃娃可不是那么简单,当她的掌心快对上我的时,就发现不对头,但此时已经太晚了。以被我强大的内力给震飞,看样子是受伤不轻。本来云中鹤见叶儿娘缠住了我,就想乘机去抢木婉清,正当他跳过去的时候,企业动态却被震飞的叶二娘给撞倒,这就叫偷鸡不成失把米。忽听一人喊道:“休伤我家公子。”只见此人手拿铁笔,飞身过来,走到我面前道:“公子,你没事吧,真叫我们好找啊,终于吧你给找到了,这些恶人有没对公子无礼。”我仔细一想,对此人应该正是那四大卫护之一的朱丹臣,立刻道:“朱兄心了,我没事。”然后指着旁边的木婉清,“你先去照顾她吧,我这边没问题。”我生怕那可恶的云中鹤想动她的心思。朱丹臣见我的眼神无比的关注旁边的那女孩,心里也明白一二了,走了过去,扶起她道:“姑娘没事吧,我们家公子叫我来保护你的。”“你们家公子,是段誉吗?”“对,我们家公子就是段誉。你放心吧,我们四大护卫今天都来了,不怕会有什么闪失。”“恩!只要段郎没事我几放心了。”我想道:“今天不费了这云中鹤,日后必会给我带来麻烦,不如就趁此机把他的功力给吸过来,叫他日后想害人也没那个能力。”于是趁云中鹤还没站起来,飞身到他身旁道:“云兄轻功真是了得,不如教个朋友。”伸手准备去拉他。“段兄过奖了,在段兄面前,我那算什么。”见我伸手过来,没什么恶意,也就伸手让我拉他,刚刚碰到他的手,我用力抓住,急运北冥神功,此时神功可不比开始的时候,因为运用此功的人内力越深厚吸功就越快。不到一分钟,他的内力以被我吸干了,他瘫软在地上,嘴里还吐出了一口烟道:“化功大法”然后就倒了,不知是死是活,岳老三见状,跑过来扶起云中鹤对我道:“师傅,你把老四怎么了。”“没怎么,我只是废了他的武功,给他点教训,谁叫他对你师娘不礼貌,死不了的。”说完走到朱丹臣面前道:“朱兄,你来得正是时候,我正准备想回大理,你就送我回去吧,”“公子不这么说我也会平安的送公子回去的,我们四兄弟奉命来接公子爷回去,倒不是巧合。公子爷,你可也忒煞大胆,孤身闯荡江湖。我们寻到了马五德家中,又赶到无量山来,这几日可教大伙儿担心得够了。”“那里!!我也是在家里憋得慌,才想出来透透气而已,你们就不要担心了。”我指着木婉清道:“这就是我的女朋友……呃不!是我的……”话没说完,朱丹臣见我有点不好意思,就插口道:“这位就是公子的心上人吧。好了都知道了,现在我们就要赶紧回去复命。”我们来到了一个小镇,吃了些饭,朱丹臣又找了三匹马,骑着马一直向南行,说实话,我不会骑马,所以一开始老是从马上掉下来,真叫人丢面子,他们老是问我怎么了,我总是说没什么,因为太久没骑了,不知道怎么骑,于是他们又教了我些骑马的技巧,试了很多次,才能稳稳的骑着马快跑。在路上次休息的时候我故意对木婉清说问到“婉妹,你师傅是谁啊,为什么会有人追杀你们,还有就是你师傅有些什么仇家。”“我师傅是叫幽谷客,她说我们有两个仇人,一个是摆脱夷女子刀白凤,一个女子姓王,住在苏州。”我假装激动的道:“你说什么,摆脱夷女子刀白凤,你知道她是我什么人吗?”“她是你什么人。”“这个人是我母亲,要是你要杀她的话你就先吧我给杀了吧,我不能让你杀我母亲,也不会让我母亲杀你的。”“可是师命难为啊!!~~~”“如果你不听我的话,还是要杀我母亲的话,我现在就死给你看,免得让我看见我最爱的妈妈和我最爱的女子互相缠杀,我会很心痛的,这样还不如我死了好了,那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我故意拔出她的配剑,对着自己的脖子,她满脸泪痕道抱着我道:“段郎你不要。我不要你死,你死了我怎么办,如其让你死,我还不如违抗师命,大不了师傅到时候杀了我,起码现在能和你在一起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我感动的放下剑,搂着这泪人儿道:“我就知道老婆疼我,不会让我伤心的,你放心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。”一路上,我都在教她都时候看到了我妈妈不能太过激动,要像是见到自己的婆婆一样,更不能用你师傅教你的武功,特别是那暗器,最是不能让我母亲看到。我们先是来到了玉虚观,朱丹臣首先就跑进去通告,不一会就出来了一个女的,一身道姑打扮,貌若清水芙蓉,容貌非常秀丽,要是年轻点的话,也是一朵娇艳的花。此人走过来摸摸我的头,道:“我的誉儿是不是又不听话了,又叫你伯父担心了,我这回啊是不帮你说情了,每次出了祸你都往我这跑,你一来娘就知道你又是不听话了。”哦!这个就是玉虚散人刀白凤,也就是我娘了。我扑到她怀中,撒娇道:“娘啊!!誉儿知道娘疼我,你是不会不救我的,娘啊!!为了将功补过呢,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。”我指了指木婉清。“她叫木婉清,是儿给你找的儿媳妇,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娘走到木婉清面前,看了看,拿起她的手道:“想不到我们誉儿还真有福气,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孩。我家誉儿有没有欺负你啊!要是有的话,我帮你收拾他。”“没……没有,他对我很好。”“这样啊,那就好。”娘瓢了一下我又道:“好吧,见你这次有收获,娘呢就放过你了,你带着她快回去吧,你爹和你伯父肯定想死你了。”“娘!你不回去吗?”“不了!我回去干什么。”“娘不回去我就不回去,我要是一个人回去肯定会受罚的,求娘了,你就回去帮我求求情,这样爹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“哎!!真拿你没办法。”“娘的意思就是要和我一起回去咯,哦!!我太高兴了。”我们一起前行,走了不多远,前面来了一支队伍,只见快马跑过来三人,下马拜跪在低上道:“微臣恭迎王妃,小王爷回宫,”此三人应该就是高升泰、褚万里、古笃诚了。又走了半里,离大理城沿有二三十里,迎面尘土大起,成千名骑兵列队驰来,两面杏黄旗迎风招展,一面旗上乡着‘镇南’两个红字,另一面旗上乡着‘保国’两个黑字。见前面一位骑着匹白马,身穿紫袍的人,年龄看起来四十多,但还带有几分帅气。后面带着大部队,此人就是镇南王,也就是我老爹了,有完成了一个心愿,就是看到了自己父母。来到爹的旁边他喝道:“誉儿,你当真胡闹之极,累得高叔叔身受重伤,瞧我不打断你的两腿。”我笑道:“爹爹,你老人家身子安好。”爹道:“好什么?总算没给你气死。”我笑道:“这趟若不是儿子出去,也接不到娘回来。儿子所立的这场汗马功劳,着实了不起。咱们就将功折罪,爹,你别生气吧。”爹哼了一声,道:“就算我不揍你,你伯父也饶你不过。”我对着娘道:“娘!!你帮我说说好话嘛!”“说什么,算了回去在说吧。”我们一行人骑着马,穿过大理国迎接的国民,来到了皇宫。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,,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平台